請佛住世賀壽行

作者:蓮花業為
2011年6月22日



        自從師尊在六秩晉六華誕後返回台灣居住,北美洲的同門都非常懷念師尊和每年春秋二季前往西雅圖與師尊共聚的時光。
  今年(2011年)年初在網上得知師尊將於6月份返西雅圖渡過生日,蓮雄上師和《淨印雷藏寺》的同門馬上響應前往西雅圖參加法會和師尊的祝壽慶生會,並籌備行程安排細節事宜,最終一行三十六人。

      組團

      多年來,多倫多的同門前往西雅圖都是三五人各自各組小團訂機票和租車等自行安排交通住宿行程,鮮有一致集體行動。自從淨印雷藏寺成立以來,很多多倫多同門已開始逐漸習慣跟隨大隊。
  今次前往西雅圖特別一改以往個別行動作風,同門一律與蓮雄上師和蓮君法師同時在6月14日早上乘坐同一班飛機出發,除極少數同門因工作及其他特別原因稍後出發,再於西雅圖匯合後,全程一致行動。慣於個別行動的多倫多同門終於可以感受群體的樂趣,及慢慢適應現代式叢林起居生活。

      操練

      這次前往西雅圖主要是為了祝賀師尊生日。為了表達淨印雷藏寺眾弟子感恩師尊救拔的心,由蓮花潤姍助教作曲,蓮雄上師特別填寫了一首《師恩頌》,譜出一曲美妙而感人的樂章;另外,蓮雄上師又特別編寫了一首《我的淨土-摩訶雙蓮池》(改編自電影《大海在呼喚》主題曲《大海啊!故鄉》)。
  當我們接到主辦單位通知師尊的祝壽慶生會表演邀請,馬上報名演唱上述兩首歌曲,並被編排為第一組表現單位。
  自從決定以讚曲供養師尊師母之後,《淨印雷藏寺》的同門在接著的數個月,不停操練,以掌握音調節奏,控制呼吸運氣等。身為樂隊鼓手的蓮花一華師兄更特別到朋友的錄音室製作不同配樂電腦檔案,及與蓮雄上師和鋼琴老師蓮花潤姍助教指導大家如何聆聽前奏,如何數拍子,何時開始唱,那裡應該高聲一點,那裡應該輕聲一點等。大部份參與演唱的同門以前連簡單的聲樂訓練都沒有,但憑著堅定的毅力和決心,及在蓮雄上師的嚴格要求下,終於在出發前已全面掌握所有細節,大家都滿懷信心演出時有良好的水準。當然,要在短時間內飛躍提升歌唱技巧是不可能的,但是樸拙的歌藝配合真摰的感情卻是最動人的,正如《道德經》所言:『大巧若拙!』

 


      觀光

      這次前往西雅圖大隊特別提前數天抵達,讓大家可以有充足時間調節身心,又有充裕時間觀光購物。
  6月16日,大隊一早驅車出發,前往師尊第123冊文集《流星與紅楓》中提及的德國村,神馳師尊的足跡。車隊沿著I-90公路再接駁US97公路再轉US2公路奔馳,陽光普照,清風送爽,公路兩旁湖光山色,樹木青翠,雖已是6月中,山頂上仍有積雪,景色實在怡人。德國村當天正舉辦國際手風琴節,不少遠近馳名的手風琴家雲集市中心小型廣場表演。在扣人心弦的琴聲中,漫步德國村街頭,欣賞店舖擺賣別具特色的手工藝品和遠處重重疊疊山色有無中,真是寫意。中午還享用德國風味的午餐。
  6月17日,大隊早上繼續觀光活動,前往酒店附近的名勝景點Snoqualmie Falls,欣賞氣勢磅礡的瀑布。更有同門即埸表現太極拳,與眾同樂。中午在西雅圖雷藏寺用過午膳後,便開始另一行程,到商場購物,實行刺激當地經濟,當然每個人都滿載而歸。 

      經行及活力操

      連續兩天(16日及17日)除了觀光和購物外,下午五時前大隊都會返回西雅圖雷藏寺用晚膳,回味多年來在圖書館前聚首一堂用餐的往事。晚飯過後,連續兩晚師尊都開始先表現雙槓。雖然師尊已經六十七歲,但依然身手敏捷,在雙槓上矯若游龍,連續十下蜻蜓點水,還是氣定神閒,絲毫沒有氣喘。然後,師尊引領大家在雷藏寺周邊經行唸佛號及耍太極拳。接著大家做活力操。在充滿動感的音樂下,師尊師母與大眾一齊手舞足蹈,跟著節拍,舒展四肢筋骨,既做運動,又樂也融融。
  第二晚在做完活力操後,師尊與大家意猶未盡,有同門即埸表演唱歌助興。我們《淨印雷藏寺》的同門自然當仁不讓,蓮花河沛師兄一曲《One night in Beijing》同時一人唱男女聲,加上獨特趣怪的曲調,引來師尊和全場一片開懷歡笑。蓮花潤姍助教亦不甘後人,演唱了一首《夢》。最後,大家當然是唱包括英文、國語、粵語的生日歌。

      彩排

      這次一週行程中,只要有時間,不分日夜,蓮雄上師和同門都爭取時間彩排練習表演獻唱的歌曲,因為大家都明白今次西雅圖請佛住世賀壽行,除了首要是參加6月19日彩虹山莊的護摩法會外,重頭戲就是以這兩首歌和大家真摰的歌聲供養師尊。為了鄭重其事,每次彩排都會拍攝錄影,然後重播,鉅細無遺檢討改進,務求精益求精。有同門戲言這是「地獄式訓練」。
  6月18日早上,大隊一早前往彩虹雷藏寺視察表演場地及作實地彩排。午餐後又趕回酒店繼續練習和研究出場及各人在台上站立位置等細節,直到需前往西雅圖雷藏寺用晚餐及參加同修為止。6月19日早上亦然,一早在酒店內彩排直到中午,才吃午餐及前往彩虹雷藏寺參加護摩法會。

      同修及法會

      6月18日下午五時,大隊在酒店彩排完畢後馬上前往西雅圖雷藏寺,只見到處都已是同門。大殿預留給嘉賓、師尊的大學同學及各級弘法人員。至於大殿後的帳篷亦早已座無虛席。原以為我們三十多人要在帳篷外站立數小時,幸好西雅圖雷藏寺早有安排,師尊與同學及各級弘法人員在圖書館用過晚膳後,馬上開放圖書館給沒有座位的同門。就這樣,我們無心插柳地在圖書館門外恭送師尊用膳完畢,竟然可以即時進入圖書館內,舒適地參加同修及聆聽師尊的法語開示,更可即時品嚐師尊已加持的生日蛋糕。
  同修前有嘉賓包括Bellevue市正副市長致詞,更有師尊的大學同學會楊會長致詞。而當楊會長致詞時,師尊更從法座上走下來,跟楊會長站在一起,聆聽楊會長的致詞(師尊後來在開示時表示這就是平等的體現)。師尊貴為法王,是五百萬弟子頂禮的活佛,但與大學同窗一起時,只會想到自己是同學的身份,這種氣度就是最自然最直接的開示說法。
  接著,師母也特別送上一份讓大家都讚嘆不已的賀壽禮物,就是宣讀美國航空太空總署休士頓太空中心所頒發的證書,記載著太空穿梭機發現號的最後一次飛行任務,其中包括載運著師尊的龍袍及盧勝彥佈施基金會的T恤飛上太空,繞行地球202圈後,再返回地球退役。最後,師母用手語表達「I Love You」,代表她自己和真佛宗所有弟子對師尊感恩的心聲。
  同修後,師尊繼續開示講解《六祖壇經》,重點是要大家當修行功夫做到最深的時候,身體與心都沒有感覺,身心都脫落了的時候,這個才叫「無位道人」,才是佛法的第一義。
  6月19日下午一時半,大隊抵達彩虹雷藏寺,參加師尊主壇的「佛眼佛母息災祈福增益超度護摩大法會」。護摩殿外的帳篷又再次早已座無虛席,連山莊外祝壽慶生會的帳篷一樣座無虛席。正當大家在為沒有座位而惆悵時,巧妙的是問題又一次迎刃而解。祝壽慶生會的帳篷原有一角為上師法師用膳的地方,剛好我們抵步時,該帳篷已完成任務,上師們剛好用膳完畢,又給我們一個有利座位位置。更剛巧的是該位置在表演台的邊緣,演出者都必須從該處上落,又正好我們是第一隊出場表演,非常方便大家到護摩殿接受灌頂後回到該處集合準備表演。
  護摩後,師尊表示當天的護摩非常殊勝,有兩尊降臨加持,一尊是佛眼佛母,一尊是般若佛母。師尊又特別提到有兩位已去世的大學同學,其神識也來參加法會。其中一位已跟隨般若佛母往生清淨佛國;而另一名同學因生前篤信基督教,不願意進入護摩火中往生清淨的佛國(這時當場有同學站起來做證,該過世同學是一名很虔誠的基督徒)。師尊亦不勉強。
  師尊這開示看似平淡,但我們可要舉一反三,反思其中意味。由於某種因緣(同學關係),兩名亡者都可以參加師尊主壇的法會,但其中一個可以往生清淨佛國,另一個卻因自己的執著而白白錯過往生清淨佛國的機會。那我們呢?今生能夠成為師尊的弟子是一大因緣,能夠參與建造《淨印雷藏寺》新大殿是一大因緣。但我們可有珍惜這千載難逢的機緣,還是因我們的某些執著而錯失真正修行,令我們可以往生清淨佛國的機會?
  最後,師尊慈悲賜授「佛眼佛母灌頂」。

      表演獻唱

      6月19日的祝壽慶生會原定下午四時半開始,由於護摩法會較原定時間延長,正式開始時已是下午五時半。主辦單位為了控制時間,要求我們只演唱一首歌。蓮雄上師立即應允配合,選擇演唱《師恩頌》一曲。這一改動也許是給大家啟示「一即二,二即一」的道理。反正一首歌也是全心供養,兩首歌也是全心供養,兩無差別。

 

  終於到了正式出場表演的時候,上師法師和同門分兩邊列隊,步履整齊,不徐不疾步上舞台。隨著悠揚的音樂前奏一起,蓮雄上師和同門向師尊師母嘉賓合掌鞠躬問訊,然後開始獻唱《師恩頌》。此時,台上所有同門都處於渾然忘我的狀態,身心完全融入在歌曲歌詞之中,自然地表達自己對根本傳承上師的百分百感恩。
  一曲既終,蓮雄上師和同門向師尊頂禮,並齊聲祝賀師尊:『恭祝師尊 生日快樂 健康長壽 長住世間 不入涅槃 永轉法輪 廣度眾生!』登時全場掌聲雷動。所有在場的人士,不管是嘉賓或是師尊的弟子都可以感受到蓮雄上師和《淨印雷藏寺》同門那一份敬師感恩的至誠及熱切請佛住世的渴望。
  兩位主持人蓮僧上師和蓮龍上師隨即上台問蓮雄上師淨印雷藏寺新大殿的建造情況,蓮雄上師回應已邀請師尊明年到多倫多開光。兩位上師又問大家『有冇信心?』所有台上同門馬上高聲回答:『有!』即時全場再一次掌聲雷動。
    餘下個多小時祝壽慶生會繼續進行,有舞蹈,有功夫,有演奏古箏,有話劇等表演。
  最後,師尊與同學上台合唱,然後全場再一次以英文、國語和粵語唱生日歌祝賀師尊及由師尊切生日蛋糕。
  在恭送師尊師母離開彩虹雷藏寺後,今次西雅圖請佛住世賀壽行,終於劃上圓滿句號。

      後記

      這次參加西雅圖請佛住世賀壽行的同門有幸可以用歌聲供養師尊及表達自己的感恩,實在難能可貴,認真不枉此行,不枉數月來的所謂「地獄式訓練」。其實更深層次的說法應是這所謂「地獄式訓練」是修行的一種體現。為主辦單位提供表演項目就是佈施、捱更抵夜對抗睡魔就是忍辱、防止自己的個人聲音太特出就是持戒、盡全力把歌唱好就是精進、完全融入歌曲中就是禪定、體會歌詞和明白表演唱歌的用意就是智慧。 
 再者,從這次團隊式活動,多倫多的同門可以真正感受到「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人生哲理和樂趣。又為將來建成《淨印雷藏寺》新大殿後的叢林運作模式做好身心準備。
  最後,希望所有在台上的同門萬莫忘記自己曾高呼『有信心』。這在師尊面前的回應可是一諾千金,快把握時機,找一個自己可以負責的崗位,幫忙儘快建成淨印雷藏寺新大殿,迎接師尊明年到多倫多開光,圓滿師尊的囑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