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0─緣份

作者: 姜衛嵐 (香港雷藏寺)
2008年6月20日

      
有一句老話:『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你相信嗎?我深深相信這一句老話。
       公元二千年,聖尊蓮生活佛親臨香港,舉辦「時輪金剛不共大法傳法灌頂」暨「息災、祈福、超度大法會」,共七萬多人參與盛會 ,各大媒體廣泛報道。而我,當時身在香港,因要應付大學的課程,對當時的社會時事新聞十分關注,但對這一件盛事,卻全不知情。奇哉!緣份?
       時輪金剛法會過後,聖尊隱居閉關,而無緣的我,繼續過著平凡的大學生活。
       公元二零零三年十月,聖尊的名字在我這一生中第一次出現了!這一天,如往常一樣,相約男朋友一起到旺角逛街。不知為了什麼,他提議到書店一逛,當時的我感到十分錯愕,因為這位和我青梅竹馬的男朋友,自小便不喜歡閱讀,甚至有些抗拒。但正所謂「開卷有益」,我當然沒有拒絕。跟隨他到一所大型的書店,他左找找、右找找,終於在宗教書籍欄前停了下來,當時我心想:『幹什麼?一個無神論者竟然閱讀宗教書籍?』內心充滿疑惑。於是,我詢問他在看什麼書,他告訴我正在看一位作家「盧勝彥」的書籍。「盧勝彥」,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他是誰?他有什麼資歷去寫宗教書籍?他宣揚的是什麼宗教?為什麼一個沒有閱讀習慣的人會對其作品產生興趣?我百思不得其解。往書架一看,眼下盡是這位作家的著作:《尋找另一片天空》、《另一類的漫遊》、《當下的清涼心》......等等,隨手取下了《神鬼
大驚奇》一閱,很有趣,活像恐怖小說。
       此後,我並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我知道我的男朋友持續追讀這位作家的著作,甚至根據書後的地址拜訪了香港雷藏寺。
直至同年十二月,男朋友突然告訴我他要皈依,他要皈依蓮生活佛盧勝彥。基於擔心、基於好奇,我主動要求和他一起到訪香港雷藏寺。
確實的日子及當時的感受已不記得了,只記得自那天拜訪了香港雷藏寺之後,男朋友問我:「一起皈依,好嗎?」
       「好!」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公元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我倆皈依了聖尊蓮生活佛。自那天起,我開始閱讀聖尊的著作,一點一滴地了解,了解聖尊的過去;體會到聖尊的偉大和慈悲;認識真佛宗的種種......。古代的密宗,在皈依之前,師傅和弟子必需互相觀察三年,師傅要確認弟子是否修行的根器,而弟子也要確認師傅是否大成就者,待互相了解後,師徒的關係才正式開始。而我,卻是實踐了「信解行證」這一句話的前部分。「信解行證」先信仰其法,次了解其法,再依其法而修行,最後證悟果道。要是我倆和聖尊沒有著深厚的緣份,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我相信緣份,我相信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和聖尊有著深厚的緣份,我相信衹要跟隨聖尊的腳步走,一步一腳印,終有一天能證悟,完完全全的實踐「信解行證」 這句話。